事情是这样的,我收到了一封邮件-是海关寄来的,通知我说被扣押赝品的进货商身份已被查明。好吧,或者说,邮件来自自称为海关的机构。你大概觉得,这些进货商吃一堑见长一智,现在该知道货物肯定会被检查、扣押,或者被销毁。可笑的是,听我的描述,你们大概觉得这些事情很常见。这没错,但事实上,也并没有我之前说的这么轻松。来,让我们再从头开始来描述一遍。

上个星期,准确来说是6个工作日之前,我收到了海关的电话和邮件通知:他们怀疑一批货物盗用了我们客户的商标,我们的客户是否要求他们进行扣押和调查?也就是说,客户怀疑这批货物是赝品么?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的客户都不在以色列本土。所幸的是,这个公司是位于欧洲的直接客户(而非产权所有公司)。考虑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很快作出反应,那这公司的情况有两个优势。

首先,和我们有合约的是商标所有者,而不是法人。这样我们可以针对商标问题进行直接沟通,比再通过一个中间人交流要有效率得多。其次,对方办公室在欧洲,这样我们工作时间相同,没有时差问题。这两点都很重要,因为从收到海关通知到给出回应,我们只有3天时间。根据条例,可以延长,但也只能延长3天。

点击参考更多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的客户需要做以下几件事:调查可疑货物的照片,判断他们是否为赝品。另外,为了减免货物被海关扣留引起的开销和损失,客户还要决定是否要向银行申请担保,以确保法律事物顺利进行。根据我们的经验,海关要求银行担保并不是必须的,而是出于小心谨慎的考虑。海关这种事件中处于一个比较敏感的位置:一边是商标所有者,他要决定是否要使用他的权利。另一边是为了养家糊口的进口商,如果事实证明这些货物并不是赝品,那他的声誉会受到很大的损失。别忘记,我们的法律系统基于无罪推定的假设之上。

是否要进入到法律程序,一部分上也是诉讼费问题。诉讼费很大程度上和市场大小有关。以色列的诉讼费相对来说较便宜。在美国,1万到3万美元的诉讼费算是便宜的了,对以色列这样小的市场来说,也许这个价格不值得进入到法律程序。之后我们再细说这点。

所以首要的问题是:这样的事情是不是稀疏平常?答案是:的确是。以色列专利局数据显示,截至至2012年年底,以色列有176,048枚注册商标。对于一个人口仅800万的国家来说,这个数据已经很惊人了。所以,这样侵权疑似案件的确每天都有发生,但根据我们的经验,大部分商标所有者并不会行使他们的权利。

为什么呢?这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问题 – 成本效益。大部分的查获的赝品量并不大,基本不会超过一百件。有些高街赝品数量可达到几千件,但本身也并不昂贵。

另外,我们也别忘记市场大小。对于各类消费品,包括电子设备,衣服,食物饮品等,以色列毫无疑问是一个成熟的市场。这里什么都有。近年来,消费量也在逐年增长。然而,无论以色列多么富裕(以色列虽然不穷,但也并不是一个特别富裕的国家),一个人口800万的国家又能买多少电子产品呢?所以对于一般的商标所有者来说,对少量便宜的赝品提起诉讼并不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即使诉讼费相对来说并不贵。

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商标所有者不遗余力地在以色列注册了商标,接着他们收到了海关关于假货的通知。“多少件?”“哦无论时间还是预算,都不值得进入法律程序。”但最终,商标所有者意识到即使所有赝品的总价值也许不值得诉讼,但累计起来,这些赝品会大大破坏他们品牌的声誉,然后他们不得不采取法律措施。

另一方面来说,进口商施行的是数量战。如果他90%的进口货物都没有被告(因为商标所有者决定不提起诉讼),他就能靠进口赝品持续盈利。如果最终他的委托人被抓了,对他来说最大的损失也就是找另外的下家。

那这对于小市场商标所有者的启示是什么呢?

保护好你的商标。商标注册不是儿戏。

对,第一步就是先注册你的商标。让这些无处不在的造价者意识到你确实要行使你的权利。一方面来说,你的产品被人伪造证明了这些产品有多受欢迎,但也不能麻痹大意让人钻了空子。如果你没有保护好你的市场,别人就会来抢占你的。所以你,作为商标所有者,必须要行使你的权利,的确需要你“锱铢必较”。

More Posts You May Find Intere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