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的第一周,我和我的同事麦克•哈默(Mike Hammer)博士一起,走访了北京的几家知识产权事务所。接下来的一周,我继续独自在中国逗留,前往上海参加2014年知识产权商业大会亚洲峰会(IPBCAsia 2014 conference),随后在这个中国商业之都参观了当地的几家知识产权事务所。除了首次访问中国的愉悦体验之外,此次出访还让我有机会更好地了解到中国知识产权从业人员及其客户的处事态度。

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朝气蓬勃而又不断发展。在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关注情况并形成意见。尽管这种意见在当下的一瞬间可能是正确的,但往往不会得到重新审视,并可能会影响我们未来的诸多决定,即便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40年前的中国并没有专利制度,这是事实。西方的许多商务人士都曾有过被复制的经历,更有甚者,中国制造商会将他们仅仅被授权进行制造的发明申请专利。虽然大多数故事是真实的,但我们不应该基于这些负面的经验教训决定今天的商业决策,因为事情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并且越来越好!

为了理解这一点,您只需要知道数以百计的知识产权事务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特别是在过去的10-15年。

这些事务所中很多聘请了数十名专利代理人和专利“工程师”,有时多达100-200名,甚至更多。2014年底,专门的知识产权法庭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设立(参见Kluwer专利博客了解更多详细信息),而中国政府也将知识产权的进步和发展定为国家目标。
可能出现的一个合法问题是:即便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确实有所改善,将使我能够在中国注册并主张知识产权,我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我已经在多个场合听到过这个问题的解答:中国现在拥有上千万拥有显著购买能力的中产阶级。即使西方经济不断努力,中国消费者的生活仍然日益富裕,并正在寻找花钱的机会。

不过,眼见为实。

北京的道路规划为环形,可以从城市的一个部分导航到另一个部分。环形道路为高速公路,最多拥有14条车道。路上挤满了各类豪车,诸如奥迪、保时捷、宝马、宾利<别克已经不入流…>等等。大部分时间,能够开到60码已属幸运,因此在5秒之内加速到100码的豪车并无用武之地。但是,昂贵品牌的诱惑力依然存在。矮旧居民区旁拔地而起的现代化高楼大厦是显赫财富的明证。且不说北京奥运会之前兴建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这样一个世界著名的建筑。而这正是我们在北京一周的所见所闻,除了参观故宫之外,我们只是从一个会议驱车前往另一个会议。

在上海,从北部的虹桥机场到南部浦东的商务区域,从穿越城市的高速公路,看到的无非是旧街区的屋顶,为此我深感沮丧。之所以无法看到更多的东西,是因为我们驾驶所沿的高架路边缘设有隔音屏障,因为城市工程师别无选择,只能在业已蓬勃发展的道路系统上构建一个多层高架路系统,以容纳交通流量。这个城市拥有诸多外国企业的利益,已经十分拥挤,而不断增长的私家车群体则需要更多的道路在这里建造。在某些点上,您可以很容易地看到3层或4层高速公路在空中纵横交错。然而,仍有可能会发生严重的交通拥堵,即便是很短的距离也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然而,如果从积极的角度来考虑,在夜间,至少对于我这样的游客而言,这让我们有机会凝神注目,惊叹于LED照明勾勒出的新旧建筑。

然后您会发现商场内只有一些独家知名品牌。想想珠宝、男女服饰与时尚的一些顶级品牌,您也许可以列出大多数填充这些商场的门店。我走进了其中一家看个究竟。价格如此高昂,我开始怀疑,¥的符号是否意味着日元(一美元可兑换100多日元),而不是当地的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约为6)。还没等我来得及开口问售货员,我便意识到价格确实不菲。也许这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昂贵”。然而,假设这些购物胜地奉行陈旧的供需资本主义概念,那么很显然,他们的商品拥有足够的客户群。

我还记得几年前与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的一位工作人员交谈。当时他告诉我,他被分配了一辆汽车,尽管在西方看来并不奢华,但是(并且仍然是)被认为是受人尊敬的。当时,大多数骑自行车或驾驶老爷车的当地人都对此羡慕不已。而现在的情况是,他仍然开着同样的车,而上路的汽车数量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我评论说即便如此,仍然似乎有大量自行车骑行在路上时,他告诉我,现在的大多数自行车都是电动的,从超市购买只需150美元左右。

因此,既然已经拥有中国本土市场,那么从近距离观察,知识产权制度实际又是如何呢?

正如我刚才所说,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富有活力。同时,作为西方制度的跟随者,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会向欧洲和美国更古老、更成熟的制度学习,以获取灵感和实践经验,似乎将会打造其自身的法律和执法方式。

同样,当一家公司寻求在国际上注册知识产权时,它并不仅仅会向西方看齐。 尽管西方市场往往很有兴趣,但是它们并不一定是关键市场,就好比中国人心目中的“面包和黄油”。 市场是当地的,即远东地区,包括印度、韩国、日本、印尼和马来西亚,而与美国和欧洲相比,中国企业往往会更喜欢在这些国家中的一个或多个国家申请知识产权。

在知识产权律所和一般律师事务所,我受到了热情的款待,这两种知识产权事务所都拥有相当规模的知识产权部门。事务所规模较大,许多员工总数可达200-300人,其中约有一半是律师,并且不断增长。和远东地区的许多大型事务所一样,几乎大多数高级律师都在一个开放的空间布局内工作。

所开展的大部分专利和商标工作是面向一些海外的公司,这些公司已经意识到在中国拥有知识产权的重要性。然而,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现在不仅知道知识产权本身的价值,同时也理解他们需要将其权利延伸至其海外市场。我们都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主要集中于中国国内的工作(无论是对本地客户还是海外客户),外发的案件数量也在稳步增长。

中国专利从业人员也已经开始熟稔国际专利制度。许多事务所都纷纷将年轻律师送往西方国家学习,使他们能够熟悉在这些司法管辖区的起草工作要求。这使他们不仅能够精通于权利要求起草的要求(在美国和欧洲迥然不同),而且还使他们能够完成起诉过程中起草答复所需的大量工作。

最后,他们对身为中国人而深感自豪,这是显而易见的。尽管这个国家拥有十多亿人口,但在建立和扩展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过程中,大家团结一心,目标始终如一。

作为以色列和犹太人,很明显,我认为,中国和犹太人民的文化存在着一定的相似性,即我们都拥有沉浸在古代种子里的悠久历史。这些历史,我们的民族根基,已成为当下成就的一个跳板,并无疑会推动我们走向未来,取得更大的成就。

与此同时,我很期待下一次中国之旅,并祝愿我的所有同行及其家人2015年羊年幸福健康,事业蒸蒸日上。在中国文化中,山羊的特点之一便是创新。和世界各地许多其他人士一样,展望来年,我渴望能够进一步参与并与中国企业展开合作,实现有关各方的共同成功。

 

More Posts You May Find Interesting